首頁 女生 古裝言情 妙手偷香

第130章 孟家的糊涂賬

妙手偷香 影千千 4803 2019-05-18 22:11

  姜卓方畢竟有些擔憂,怕雙方萬一起沖突,最終會傷及無辜。他于是告訴女侍,比賽六點開始,并且最后一場不準開盤口,一定要關起門來打。他要求無論用什么辦法,其他看客和無關人員必須撤離,女侍請示貝赑赑后,表示同意。

  龍島醫院,頂層高級病房。孟御然早已蘇醒,目前正在做康復治療。

  挨了這一槍,他元氣大傷,精神大不如前,前段時間還不能開口說話,這一次身體情況已大幅好轉,所以除了在監獄里的孟云忠以外,三個兒媳和兩個兒子都守在病房。

  大兒媳華瑩安靜地守在床前,二兒媳三兒媳正在嚶嚶地哭,孟御然煩不勝煩,揮了揮手,兩個兒子出去,他又瞪了瞪眼,二兒媳和三兒媳愣了愣,也轉身走出房間,護士趕忙出去關好門。

  “你養的好兒子,居然敢對我開槍!”

  “是你的兒子!”

  “你特么說什么?”

  “你只關心你的那些女人,什么時候關心過你的兒子們?云忠在外面有那么多相好,可什么時候讓人懷過孕?我一直就很懷疑,父子固然很像,但兄弟間的外貌也可以相似,你們因為他倆模樣相近,就以為是父子,但我私下驗過dna,他其實是你的兒子!”

  “你別為了保他,就敢在我面前信口胡說!”

  孟御然氣得臉色鐵青,口上雖然不確定,可心里已經信了。這個傻逼女人,到現在才說這話,早特么干嘛了?孫子開槍還情有可原,畢竟隔著一代,如果真是親兒子,要是不殺他,我特么還是人嗎!

  “這事兒不能讓人知道,太特么丟臉!先把老大弄成死罪,再找人追殺那個逆子,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絕不能放過他,少家主讓云仁做。”

  “你是不是還要殺我?”

  “你說呢?”

  “當初把我娶進孟家,一直不圓房,我忍了。然后你下藥,事后告訴我,之所以讓云忠娶我,是因為你喜歡我,我也忍了。后來同時陪你們父子倆上床,我還是忍了。不過有了兒子,還做了少家主,我就有了希望,現在又想殺他,你覺得可能嗎?你也該反省反省,都七老八十的人了,他喜歡的女人,你還要去侮辱,沒殺你,他已經仁至義盡!”

  “不是我瞧不起你,千萬別惹我發火!”

  “我既然敢說出來,就已經做了準備,可能這么多年,你們都忘了我出生華家,的確也該忘了,畢竟有華旭容這個敗類一直壓著我。從他被抓的那一天,你就在想辦法殺他,可結果怎么樣?只要他一開口,你就再已做不了家主,只要光兒和我出事,好多齷齪事的證據,就會有人抖出去!”

  “傻逼女人,你到底要干嘛?”

  “我不是傻逼女人,你別忘了,我曾經是華家的大小姐,是你將我拖進了荒淫無恥的家族,不僅玷污了我,還一步步讓我萬劫不復,如果你不是太過分,我就守著兒子安分過日子,你要敢亂來,大不了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這么個蠢女人,居然也敢說魚死網破?孟御然忽然覺得,再和這個蠢女人討論下去,純屬浪費時間。

  “還有些事兒得告訴你,醫生說不知道什么原因,即便有再好的女人,你都不行了,我兒子也變成了太監。還有一點兒,我兒子現在是花叢生的徒弟,你要對付他,花叢生也不會放過你!這邊多的是人伺候,我就不陪你了!”

  華瑩說完,轉身走向門口,直到開門出去,都沒有回一下頭。從孟競光開了那一槍,她就知道,以孟御然的心性,一切都已無可挽回。

  為了逃脫罪責,他可以讓大兒子頂罪,為了名聲,他可以讓大兒子死。這么多年她早已看清,為了他的利益,孟家所有人都可以犧牲,這種時候,還虛與委蛇,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索性攤牌,把一切都擺在明處!

  孟御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虛弱,他拿起枕頭,并沒有費多大的勁兒,就坐起來靠在床頭上。可那種虛弱感,始終存在著,他埋頭尋思了半天,才忽然找到原因,難道是真不行了?

  他始終覺得,尋歡獵艷,流連花叢,才是一個男人的本色。一旦失去了根本,還怎么保持本色?這么多年,他練功的目的,就是為了延續男人的本色,如果真是因為這一槍,讓他不像一個男人,這個逆子不死,他絕不會甘心。

  按了床頭的一個鍵,不到一分鐘,夢生香推門進來,剛坐在床頭,孟御然就抓住她的手。她讓他緊緊抓著,神情非常坦然,他的手不停地摩挲,以前每次摸到,他都非常有感覺,可這一次無論如何努力,身體都毫無反應。

  對于夢生香,孟御然不是沒動過心思,可每一次都被人闖破,他甚至懷疑,都是這丫頭提前設計好的。后來見她聰慧過人,畢竟她和孟競光一起長大,他也一直寵愛這個孫子,覺得有必要給他個干凈的女人,惦記的心也就慢慢淡了。可他沒有想到,一直寵著的小雜種,不僅跟他搶女人,還是他的私生子。

  難怪孟御青一直叫小雜種,現在他才忽然明白,這個老混蛋一直在罵他,他一直想動孟御青,可青龍幫如果換人,孟家有可能無法掌控。

  “與戰神有關的所有事情,都全推在老大身上,這個人就是死神,不能再去招惹,天慈也不要再碰。老二肯定不會甘心,公司那邊別盯著小竹,不就貪錢嗎?就讓她貪,到時候連老二一鍋端!”

  夢生香在不經意間,抽回了自己的手,聽著孟御然的話,她雖然點頭,心里卻有些吃驚。孟怡竹的事情,她還以為老家伙不知道,沒想到他門兒清,但就算知道,都已經晚了。

  “家主,有人凍結了青龍幫的海內外賬戶,孟怡竹因為涉嫌洗錢,她的相關賬戶,也全被凍結,估計很快會啟動調查。不少資金往來涉及到二爺,只要適當提供一些證據,二爺就是刑事,粘上刑事案,就永遠被剝奪了家主繼承權。光光再有什么不是,畢竟是你的血肉,其實也不用過于計較。”

  “如此忤逆之徒,怎么有資格做少家主?管好你的事情,別隨意多嘴!”

  兩虎相爭才有大戲,獨角戲有什么好玩兒?

  夢生香不敢多說,她一直以來,就在協助孟競光管理東鼎集團,他決策的很多事情,大都是根據她的建議。作為董事長,孟御然只管大事,孟云忠雖然是總裁,可生性懦弱,孟云孝孟云仁在集團層面,一直就沒有決策權。

  夢生香極少出面,在東鼎集團只做一些關鍵布局,所以無論孟怡竹動什么手腳,也逃不過她的眼睛,但她的目標,不只是一個東鼎集團。這段時間因為孟家和青龍幫都出事兒,東鼎真正能做主的人,就只有她。

  “家主,油田和安島項目,從投資到現在,就沒見過什么效益,龍家有可能從油田撤資,要不引入新的合作伙伴,我們獨木難支!”

  “難支也得支,回報只是時間問題,大事不能變。其他事情你看著辦,讓其他人全滾回去,別讓我看著心煩,上次那個護士不錯,讓她來伺候我!”

  “在外面等著呢,我又從外面挑了一個,叫都紫煙,剛剛調到這邊。老宅那兩個狐媚子,哪懂得伺候人?這個女孩兒人和家世,都很清白,心思也比較單純,你要覺得好,就帶回老宅去。伺候你這個年紀的人,必須要懂得養生,她在這方面很下了些功夫。”

  說罷按了一下鈴,兩個護士推門進來,孟御然看著那個新護士,眼睛頓時就直了。夢生香她走向另一個護士,拉著她的手悄然出去,留下的那一個,自然就是都紫煙。

  ……

  姜卓方是特戰褲和戰靴,上身穿一件背心,戴著黑色頭套上場。第一個上場的是個白人,身材比他還要高大,看上去如鐵塔一般。這是一號拳手,在這個拳擊場已經半年多時間,打過百多場比賽,只輸過三場。

  他雖然比較高,但看上去非常勻稱,手上的肌肉也不是特別發達,跟對手比較起來,反差相當大。現場的氣氛因此變得熱烈,人們普遍不看好姜卓方,下注的比分快速拉開,到最后一分鐘,屏幕上出現1:9的賠率,可最后三十秒,有人突然下了大注,將賠率拉成1:1。

  七號至尊廳里,墨采兒和墨幽正關注著拳擊場,至尊廳有獨立的比分屏幕,可以直接刷卡下注。兩人看了一下盤口,最后一刻押了姜卓方7000萬,將大賠率一下拉平。

  一號選手看了姜卓方一眼,就騰騰走上兩步,一記直拳往他頭上打去,無論是神情還是招數,都透出濃濃的輕蔑。姜卓方側身一滑,退到拳擊場邊,白人拳手氣勢洶洶追過去,他只是邊退邊閃,絕不與之交鋒。

  姜卓方特別靈活,腳下也特別快,一號拳手在后面緊追不舍,兩人圍著拳擊場不停地轉圈。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動漫  直播吧  起名網  虎撲足球  動漫  新比分  虎撲足球  快看漫畫  jrs直播  快看漫畫  比分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