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女生 古裝言情 東方鈴雨夜

DFe.9 Radiant Flower

東方鈴雨夜 鈴雨蘭夜 12271 2019-05-18 22:15

  “這樣啊……辛苦你了,小艾倫。【龍【壇【書【網 ”薩麗艾爾一如既往的微笑讓艾倫覺得似乎沒什么事,她笑道:“薩麗艾爾大人,我是怕夢子小姐知道了神綺大人又跑出來,才把您叫到外面來的。您可記得要保密才是。”薩麗艾爾心領神會的點頭,說道:“我去找找小神綺,小艾倫你要不要先進去坐一會?”“不不不,我有點怕夢子小姐……薩麗艾爾大人,神綺大人就拜托您了,告辭!”艾倫連忙搖頭,還不等薩麗艾爾說話就跑遠了。“哎,小艾倫――夢子小姐有那么可怕嗎……”薩麗艾爾覺得有點好笑,對著宮殿門口的侍衛說道:“麻煩你進去告訴夢子小姐一聲,就說我出去一趟。還有替我向兩位客人告個罪,失陪一下――呃,算了,我還是自己進去說吧。”一想到風見幽香,薩麗艾爾就覺得一陣頭大,轉身朝著宮殿里面走去。“久聞盛名。”里世界魔法學校,龍站起身來,向蕾米莉亞伸出手。“男士先伸手,可不符合禮節呢。”蕾米莉亞嘴角輕挑,但是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而且,‘久聞盛名’什么的,這種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龍微微一笑,握住了蕾米莉亞的手指輕輕一捏便放開了,說道:“在下只是倚老賣老而已,蕾米莉亞小姐尊敬一下我這個前輩也是應該的吧?”“呵……也罷,你也算是幫過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龍大人說‘久聞盛名’,可不是在開玩笑。”圣白蓮還有些憂慮的模樣,但是也伸手和蕾米莉亞握了一下。“我的名字是圣白蓮,蕾米莉亞小姐。”蕾米莉亞稍微打了個哈欠,說道:“這可才是真正的‘久聞盛名’,傳說中的師。”“過獎。蕾米莉亞小姐此番前來,請問有何要事?”蕾米莉亞抱著手靠在墻上,淡淡的說道:“八云紫那家伙忙得無暇分身,只有我自己親自跑一趟了。”龍點頭道:“紫大人和我們說起過你,蕾米莉亞小姐。”“哦?那家伙怎么說我的?”蕾米莉亞眉頭一挑,問道。“沒什么,只是說你是值得相信的人。”“切,滑頭的老家伙。”蕾米莉亞罵了一句,龍只是笑呵呵的望著她。“本來我也懶得管你們這些爛攤子事,大不了躲得遠遠的就好。”蕾米莉亞絞動著自己的手指,好似在編織著什么似的,“但是……算了,不管那些。”“命運這種東西,誰都躲不開,你說對吧,蕾米莉亞小姐。”龍的笑容讓蕾米莉亞既覺得氣憤,又感到無力。“你說的沒錯……”另一邊,薩麗艾爾走出了宮殿之后,她臉上輕松平靜的表情一掃而空,換上的是一副沉靜嚴肅的模樣。“我得快點找到她……不好,非常的不好!”陽光燦爛的魔界竟然給薩麗艾爾比地獄還要深重的寒冷感覺,她忍不住微微發抖。陽光好似濺出的血液一樣,讓人愈發的不安。薩麗艾爾頭一次如此后悔自己告訴神綺她“命運缺失”的事。“地獄七君”的直感告訴她,如果不能及時找到神綺,會讓她后悔終生。可是,往日總是能輕易找到神綺的薩麗艾爾,今天卻失了魂似的怎么都找不到。“原來你在這里。”愛麗絲低頭看下去,打著陽傘的風見幽香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討厭這種表情。”愛麗絲轉過頭去,露出一絲厭惡。“人的憤怒,來源于對無力改變現狀的憎恨。”風見幽香跳到了房頂上,風把她的裙子吹得呼啦作響。“你說這個做什么?”愛麗絲縮了縮身子,冷冰冰的說道。“呵……”風見幽香詭秘一笑,道:“那是因為,我打算告訴一點以后會讓你憤怒的事情。”“會讓我憤怒?以后?”愛麗絲微微搖頭,她完全不明白風見幽香在說什么。風見幽香轉過頭,用一種略帶憐憫和嘲諷的目光盯著愛麗絲,嘴唇輕啟:“愛麗絲?瑪格特羅伊德,你,明白你的價值么?”“你什么意思?”“雖然我此前并不認識你,但并不妨礙我了解你的價值,尤其是在看到你之后,就更加確定了。”“你到底想說什么?”風見幽香沒有再回答,而是仰起頭,目光穿透魔界冰冷的天空。“不要――”“――變成第二個風見幽香。”話音未落,她已不見了人影。愛麗絲則是一言不發,臉色陰沉的凝視著遠處。她的心情莫名的煩躁,直到召喚出grioire出來抱在懷里,才稍微感到一絲平靜。可是她并未注意到,grioire背面的那個“Ω”血紅至極,好似一只血管爆裂的邪惡眼球,死死盯著外面的世界。“我在現世曾經聽過一個最好笑的笑話。”蕾米莉亞呵呵一笑,抱起雙手。“哦?可否說來讓大家都高興一下?”龍并不在意蕾米莉亞的瞎扯,而是饒有興致的問道。“在現世有一些人,說他們能替你預測前程,占卜吉兇。”“這種能力有些大神通的人的確能做到,蕾米莉亞小姐為何說這是笑話?”蕾米莉亞哼了一聲,說道:“這并不可笑。可笑的地方在于,他們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說什么不可輕言,言之則不準。”“這也并不奇怪。”圣白蓮雖然眉頭緊鎖在思考其他事情,但是蕾米莉亞的話她也在聽。“我也能通過術法稍微預測一點事情,但是這種預測非常模糊,只是一種說不出來的隱隱約約的感覺,根本說不清楚。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預測和自己相關的事情,不就會影響判斷,造成預測失敗了嗎?”“呵……”蕾米莉亞冷笑一聲,說道:“所以,你知道什么叫做‘觀測者’嗎?”薩麗艾爾愈發覺得不對勁,自己不可能這么久無論如何都找不到神綺,似乎有一種非常強大而又無處不在的力量在阻撓著自己。“可惡,究竟是怎么回事……”愛麗絲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睛越來越紅,紅得好像剛被挖出來的血淋淋眼球,黑紅色的血液不住往下滴,發出可怕的“嗤嗤”聲。她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情緒里,陽光愈發讓她覺得冰冷,周圍的一切好似在不斷遠離,人聲也變得越來越陌生邈遠,好似一切都不在意,一切都無所謂了。天色漸黑,空氣也變得更加冰冷,凍得人快要窒息。神綺也感到了寒冷,但是她一心只想見到那個金發的女孩,其他一切都被拋諸腦后。她漫無目標的飛行著,卻怎么都找不到那個人。但是,她隱隱有種直覺,自己就快要找到她了。那種莫名的阻隔和迷惘漸漸在消失。忽然,她有所明悟似的,猛的轉頭一看。遠處的山上,有一點刺眼的紅光。神綺覺得自己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快得要跳出喉嚨,沉重的窒息感直透骨髓。“一定是她!”神綺如流星一般墜向山頭,劃過天際的光芒稍縱即逝,但是隔得更遠的薩麗艾爾依然看到了。“小神綺!停下!!!”薩麗艾爾心跳都快停止了,她覺得神綺就好似即將墜下湮滅的流星,而她已經趕之不及。神綺絲毫沒有聽到,而是直直墜向那一點紅光。那紅光是愛麗絲的眼睛。但是愛麗絲的表情卻顯得十分痛苦,她死死抓著自己的脖子,好似要嘔吐似的。“嘭!”落地的聲音,神綺已經到了。神綺不敢落得太近,生怕驚擾了那個女孩。她一步步走近,卻看到那個女孩背對著自己,彎著腰,身體顫抖,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樣。“你……不要緊嗎……”神綺顫抖著伸出手,想抓住那個女孩,卻猝不及防那女孩猛的轉身,神綺只覺得紅光炫目,什么都看不清。那女孩“哇”的一聲,嘔吐了出來。隨即,刺耳的破空聲響起,同時撼天動地的可怕力量爆開,似乎整個魔界都顫抖起來。“怎、怎么可能――這種層次的力量,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這、這是不亞于惡魔七領主的惡魔力量!小神綺!!!!”薩麗艾爾被猝不及防爆開的惡魔力量震退好遠,還受了些許輕傷,但是她的心思完全放在了神綺身上,精純的天使之力溢出,震散了面前的惡魔力量,薩麗艾爾全身包裹在刺眼的白光之中飛向山頭。愛麗絲吐出的是濃重的黑色霧氣,那霧氣瞬間凝聚成一把黑色的劍,直沖著神綺刺去。而神綺卻完全呆住了似的,一點動作都沒有。不是她沒有動作,而是剛才爆出的惡魔力量,目標就是她。隔得遠的薩麗艾爾都被散開的惡魔力量震傷,而作為目標的神綺,直接被這股力量完全禁錮住,所有的魔力都被封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柄劍刺向自己。“知道,什么叫做觀測者嗎?”蕾米莉亞興致缺缺的靠在椅背上,說道。“和,知道嗎?”蕾米莉亞嘴里忽然蹦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圣白蓮和龍聽得直搖頭。“也就是和,現世里很有意思的東西。”“哦?好像很有意思的樣子,到底是什么東西呢?”圣白蓮瞇起眼睛,問道。蕾米莉亞卻又繞開她的問題,喃喃自語道:“人所有的行為,都可以用某種去定義。而凡是,就一定有……”“,或者,對吧?”龍沉吟道。“嘿,,沒錯。”蕾米莉亞漠然的點頭,繼續說道:“而所謂的職業規則,就是無法做之外的事。”“簡單來說,就是能看,不能說?”圣白蓮似乎明白了,說道。“圣,恐怕不只是不能說這么簡單。”龍目光灼灼的盯著蕾米莉亞,他開始有些理解八云紫對于蕾米莉亞的評價了。“回到剛才那個問題,和。”蕾米莉亞再一次避開了回答問題,她習慣于讓別人順著自己的思路來。“改變歷史的做法,不論企圖與否,最終都會引致歷史所“命定”的結果,而并非作出之外的改變,這就是。”“也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無論你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即將做什么,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龍托著下巴,緩緩道:“也就是說,歷史是無法改變的?”“這么說并不準確。這就要說另外一個東西了,。”“所謂,基本的含義就是……”蕾米莉亞的眼睛望向了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瓢潑大雨。“我們的世界,已經是被改變過的,最終結局。”“啪!”刺眼的閃電劈在遠處的樹木上,樹上燃起了大火,隱約可以聽到人的慌亂聲和吵鬧聲。房間里的空氣異常凝滯,沒有人說話。龍長嘆一聲,說道:“所以你們無法準確說出觀測到的事實,這算是了?”蕾米莉亞輕笑一聲,道:“差不多。雖然我不知道這兩個理論是否正確,但是我知道我肯定無法準確說出我看得到的東西。”“如果無論如何也要說出的話……”蕾米莉亞的手指向了遠處那棵在雨中燃燒的樹木,冷冰冰的說道:“可能在說出來之前,就變成那樣了。或許是來自意外,或許是來自人為,但那就是結果。”“這就是,。”“真是個……”圣白蓮沏了一杯茶,放到蕾米莉亞面前。“孤獨的啊。”蕾米莉亞接過茶,喝了一口。“我還是比較喜歡紅茶,綠茶不合胃口。”“抱歉,下次給你換紅茶。”“嗯。”薩麗艾爾已經看到了那柄可怕的惡魔之劍,上面散發出的力量讓她不寒而栗,而劍尖已經離神綺只有咫尺之間,她根本趕之不及。薩麗艾爾只覺得渾身冰冷,冷到了骨子里,每一個細胞都被凍成了冰渣。忽然,刺眼的白光在神綺身邊亮起。“叮!”神綺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少女,少女雙手各握著一柄劍,死死架住了漆黑的惡魔之劍。“總算是趕上了!”少女一身白衣,長至腳踝的頭發顏色有些奇怪,上半截是金色,下半截是白色。她左手握著一柄較短的劍,劍是冷黃色,劍身周圍緋紅的霧氣在流動。而右手握著的劍則略長,劍柄上刻著一個櫻花圖案。而在她身后,斜斜負著一柄更長的劍。惡魔之劍見一擊不中,發出刺耳的爆鳴聲,周圍飄散的黑霧被迅速吸回劍身,一時間風云變色,更加可怕的一劍再次刺了過來。“我不會――”那名突然出現的少女看著神綺和愛麗絲,眼神異常堅定,兩把劍再次擋在身前,白色光芒從她的身上爆開,赫然是精純的天使之力。“――讓你得逞的!”“當!”盡管少女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力量,可是那惡魔之劍實在太強,她的兩柄劍都被擊飛,而她身后的劍她還無法使用,只得眼睜睜看著惡魔之劍刺向自己。“可惡,我竟然……”突然,在惡魔之劍接觸到她皮膚的瞬間,她脖子上掛著的一個護身符忽然爆出光芒,勉強護住了她,把惡魔之劍震到一邊,只在她胸前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而她本人也被震倒在一邊。但是,惡魔之劍依然去勢不減,直直刺向被禁錮住的神綺。“夠了!”“啪!”愛麗絲不知何時抓住了惡魔之劍,她的手被劍鋒割破了,鮮血直流。而惡魔之劍的力量又豈是她能撼動的?“我說夠了!”愛麗絲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惡魔之劍,她眼里的紅光已然褪去,變成了深海一般的幽藍之色。惡魔之劍根本不是愛麗絲擋得住的,“噗嗤”一聲刺進了她的胸口,推著她飛向神綺的方向。“我說夠了,沒有聽到嗎!!!!”grioire出現在愛麗絲的身后,開始瘋狂抽取愛麗絲的魔力。“grioire,你要多少全都給你!”grioire瞬間抽干了愛麗絲所有的魔力和七重奏的魔力,這瞬間的抽空使得愛麗絲的身體元氣大傷,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似乎還覺得不夠,愛麗絲激發了全部的天使之力,天使之力瞬間被grioire抽空,愛麗絲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grioire死死抵在愛麗絲背上,龐大的力量抵擋著惡魔之劍的侵蝕,使得惡魔之劍始終無法刺穿愛麗絲的身體,只能推著她飛向神綺,而飛行的速度也稍稍緩慢了一點。“不要!!”受傷頗重的白衣少女顧不得去撿落到遠處的劍,她體內一絲力量都沒有,連飛都飛不起來,卻依然踉踉蹌蹌的朝著愛麗絲跑去。“惡魔界的狗雜碎,竟然敢在我面前干這種事!!!”一聲異常憤怒的怒吼響起,紅格子長裙的風見幽香終于趕到了愛麗絲身邊,伸手抓住了那惡魔之劍。“孩子,交給我們吧。”白衣少女感到自己肩上放了一只手,她轉過頭去,卻看到正對著她微笑的薩麗艾爾。“地獄的家伙,來幫我一把!快點!”薩麗艾爾剛想說什么,就聽到風見幽香的喊聲,她臉色一變,立即飛到風見幽香身邊,和她一起抓住刺進愛麗絲胸口的惡魔之劍。抓到劍的瞬間,她就明白了為什么風見幽香這么強大的家伙會叫她幫忙了。惡魔之劍的力量的確強大,但還不至于讓風見幽香完全無法應付。更加麻煩的是被惡魔之劍刺中的愛麗絲,一個不小心愛麗絲就會當場死去。“地獄的家伙,用你的天使之力,我來輔助你!”“知道了,幽香大人!”薩麗艾爾閉起眼睛,鼓蕩起全身的天使之力包裹住惡魔之劍試圖消弭掉它,而風見幽香龐大的魔力則是阻擋著惡魔之劍的前進。“還沒好嗎!?”薩麗艾爾睜開眼睛,額頭上顯出細細的汗珠,她吃力的說道:“抱歉……還差一點……”薩麗艾爾失落邪眼時候受的傷實在太重,嚴重影響了她的實力。全盛時候的她,可比現在強大不知道多少倍。風見幽香自然看得出薩麗艾爾身上有傷,但是她又沒有天使之力,只得咬著牙不說話。薩麗艾爾已經拼盡全力,但是就是差那么一絲絲,她甚至于開始慢慢絕望起來。“我來幫忙。”不知何時,白衣少女走到了薩麗艾爾身邊,伸手搭在她肩上。薩麗艾爾只感覺一股精純的天使之力從自己肩上流過,雖然量不大,但是只差一絲絲的情況下已經夠用了。“喝!”白光炸開,惡魔之劍被天使之力完全吞噬掉,黑霧也消散一空。“嗚……嗚嗚……”神智幾近模糊的愛麗絲聽到似乎有人在哭,她睜開眼睛,模模糊糊看到自己面前跪著那個白衣少女。“嗚……我真是沒用……靠著早苗阿姨給的護身符才活下來……嗚嗚……我什么都沒做到……”愛麗絲想說什么,但是她卻連嘴都動不了,全身的力氣也在漸漸流失。“孩子,別擔心。”薩麗艾爾去遠處把白衣少女被震飛的兩把劍撿了回來,放到少女身邊,低聲安慰道。“愛麗絲她沒事,要不是你和你的護身符擋了幾下,愛麗絲現在已經死透了。現在她雖然傷得很重,但是還不到束手無策的地步。”薩麗艾爾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抓住愛麗絲的手腕,渡過去剛恢復些許的天使之力。“那就好,那就好……嗚嗚嗚……”白衣少女拼命抹著眼淚,一邊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盯著愛麗絲。那目光里有欣喜,有依戀,也有自責和內疚。“話說,孩子,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又怎么會有天使之力……”白衣少女微微一愣,搖頭低語道:“我……我只是一個思念之人……”她喃喃自語著,依戀的目光看向愛麗絲,唯唯諾諾道:“那、那個――我、我能抱您一下嗎,愛、愛麗絲小姐……”愛麗絲的眼睛微微眨了眨,似乎表示同意。那金白色頭發的少女欣喜的伸出手,剛要觸碰到愛麗絲的時候,身上卻散發出白光。“啊,快堅持不住了嗎……”白衣少女神色落寞的拾起劍,身形變得虛幻起來。“這是紫阿姨和蕾米阿姨所說的第一個點……”白衣少女站起身來,看著愛麗絲的目光滿是依戀和不舍,她低語道:“愛麗絲小姐,我們還會再見的……”“我……真的好想你啊……”話音未落,她的身形就消失了。里世界,籠罩在大雨里的魔法學校。“蕾米莉亞小姐,愛麗絲的事情亟待處理,要是你沒有什么要事的話,恕我失陪了。”圣白蓮雖然覺得蕾米莉亞說的東西意有所指,但是愛麗絲身上出現的問題則是致命性的,她只感到心驚肉跳。“還記得我說的第一句話么,師?”圣白蓮神色陰沉,道:“記得,你說‘晚了’。”“沒錯。”蕾米莉亞皺著眉頭喝了一口茶,她實在不喜歡綠茶。“但是,我說‘晚了’,并不是壞事。”“嗯?”圣白蓮微微一驚,看著蕾米莉亞等她繼續說話。蕾米莉亞不急不忙的又喝了一口,似乎故意讓圣白蓮等得不耐煩,這才開口慢悠悠的說道:“萬事萬物,都照著規律進行。”“而規律之外,則有一種東西,叫做‘意外’。”“意外?”“沒錯。你們擔心的事情,會在‘意外’的干擾下出現‘意外’。”龍背著手走到窗前,緩緩道:“蕾米莉亞小姐,我記得你說過,歷史是不可改變的,對吧?”“沒錯。大致上應該是這樣。這次的‘意外’,也是我們這個世界歷史的必然。”“既然如此,那為什么你稱之為‘意外’呢?”“沒什么,個人愛好而已。”蕾米莉亞敷衍式的應了一聲,不過她的心里可不這么想。“呵呵,這個‘意外’真是讓我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蕾米莉亞端著茶杯,凝視著窗外的大雨,默默思考著。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動漫  足球比分  新比分  足球比分  快看漫畫  動漫  jrs直播  筆趣閣  足球比分  新比分  動漫  快看漫畫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