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女生 古裝言情 姻緣劫之窈窕淑女

第126幕 2烏賀舞番外

姻緣劫之窈窕淑女 無花果木 3974 2019-05-18 22:15

  請輸入正文“王兄!”烏賀舞風風火火的闖進了烏賀武天的大帳:“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傷害慕容烈,可是他現在為什么會重傷昏迷了?!”

  “他自己闖進埋伏圈,這能怪誰?”烏賀武天揉了揉額角,看著烏賀舞的表情有些無奈。∑龍壇書網

  “可王兄若不設埋伏他又怎會受傷!”烏賀舞倔強的看著自己的王兄,眼神里帶著赤果果的指控。

  “小舞!”烏賀武天嚴厲的呵斥了她一聲,看著她的眼神帶著難掩的失望:“你就沒有想過,若我沒有設下埋伏,那么那些被追擊的士兵會如何?小舞,你當真就為了一個男人,而不顧我們北戎士兵們的性命了嗎?”

  “我……”烏賀舞吶吶的說不出話來,剛才她也只是一時腦熱,就不經大腦的說出了那些話,可是現在看著王兄那失望的眼神,她的心里瞬間就被愧疚和難過占滿了。

  “王兄,對不起。”

  烏賀武天輕聲嘆息,看著低著頭道歉的烏賀舞怎么也無法生起氣來,他總是拿她沒有辦法的。

  “小舞。”烏賀武天輕輕的把她攬進懷里,揉了揉她的頭發:“即使你要跟定了慕容烈,你也要知道,北戎才是你的后盾,只有北戎強大,你在他身邊才不會被輕慢。”

  “我知道了,王兄。”烏賀舞在他的懷里蹭了蹭,悶悶的說道:“王兄,我想去看他。”

  烏賀武天的手緊了緊:“不準去!”

  “王兄!~”烏賀舞從他的懷抱里掙了出來,撅著嘴跺了跺腳。

  “你別忘了,我們現在正是兩軍交戰,你去看他豈不是自投羅網?”烏賀武天的語氣里是滿滿的不贊同。

  烏賀舞把嘴抿成了一條線,眼里盈著委屈的淚光。

  最后烏賀武天還是派了自己的親衛隊護著烏賀舞去了西盛的大營。

  烏賀舞終于見到了那個心心念念的人,可是他此時正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昏迷著,她很難說清楚自己此時的心情是怎么樣子的。

  整整三天,她不分日夜的照顧他,直到在他醒來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那個人是她,直到他的身體痊愈,對她說要娶她為妻。

  那時正是黃昏,夕陽的余輝灑在他的身上,她甚至都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說要娶她時的語氣有多么的淡然,可她依然還是答應了,說不清是飛蛾撲火的絕然還是期盼的愿望終于實現的欣喜愉悅。

  她以為,總有一天,她會讓他把心放在她的身上。

  烏賀舞一席莊嚴華麗的皇后禮服坐在梳妝臺前,看著鏡子中那依然年輕的臉龐,笑的端莊賢惠。

  今天是她的兒子慕容軒的弱冠禮,也是他正式登基的日子。

  一轉眼,她嫁給慕容烈竟已有十六年,當年苦追慕容烈的場景仿佛還在眼前,可是現在的她,早已沒了當年那恣意張揚的樣子,現在的她,只是那個端莊淑雅又賢良的烏賀皇后,現在的她,已能夠做出一桌豐盛美味的飯菜,不會再被他嫌棄做出的東西能夠毒死人。

  這么多年,他一直與她相敬如賓的生活著,沒有歡喜也沒有難過,平淡又平靜,就如一潭幽深的沒有任何波動的死水。

  她也早就知道他失憶是假,逃避是真。

  這么些年她早就看的清楚,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娶不到那個最想要的人,那么娶誰都變得無所謂,他之所以會選擇她,只是因為當時兩國交戰,娶了她就可以結束那場無意義的戰爭。

  她的臉上剛綻出一抹自嘲的笑,就聽見房門外傳來的腳步聲。

  “母后。”

  聽見這一聲母后,眼見著那一抹明黃,她臉上的笑容才顯得真切一些:“軒兒怎么這時過來了?”

  “我來看看母后。”慕容軒臉上帶著郁悶的表情,看著烏賀舞的時候還有些委屈:“聽父皇說,過了今天你們就要出去游山玩水了,再見母后還不知道要什么時候。”

  烏賀舞驚訝的挑了挑眉,慕容烈要帶著她去游山玩水?

  什么時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母后?”

  “……”烏賀舞愣了一下才眨了眨眼,拍了拍慕容軒的胳膊:“時候不早了,你還不快忙你的去?”

  “連母后也嫌棄我了嗎?”慕容軒撇著嘴,心里的郁悶在不斷的升級。

  可是就在下一刻,他就覺得自己的后脖領子被人扯住,然后他就被人扯著領子遠離了烏賀舞的身邊。

  “父皇!我都已經成年了你怎么能還這樣對我!”慕容軒抬頭,指控的看著那個總是喜歡像拎貨物一樣把他拎來拎去的親爹。

  “你還知道你已經成年了?一個大男人做什么擺出這種表情。”慕容烈淡淡的瞥了自己兒子一眼,那是滿滿的嫌棄。

  慕容軒的表情瞬間就恢復了一本正經的溫文爾雅,他整了整被慕容烈扯亂的衣袍,腹誹:人家就是想再跟母后撒撒嬌而已,憑什么撒嬌的權利就只有女兒才有?

  真不公平!

  “還不滾?”慕容烈瞪了眼不吭聲站在那里還不斷刷存在感的慕容軒,那眼神就是在說‘臭小子怎么那么沒有眼力見兒’。

  ‘哼~’慕容軒在心里哼了聲,非常傲嬌的邁著八字步遁走了。

  “皇后,可愿與我去看外面那大好河山?”慕容烈等著慕容軒走遠了之后,才轉回頭看著烏賀舞,這樣問。

  烏賀舞仰著頭看他,目光閃爍,好像突然回到了十六年前,那一次的夕陽西下,他問她:你可愿做我的皇后?

  就像十六年前一樣,她還是愿意的,不管他去哪,她總是愿意跟著他的呀。

  慕容軒的弱冠禮和登基大典上,看著慕容烈親手將皇帝的信物交給慕容軒,烏賀舞的眼里閃著不知名的光。

  后悔嗎?

  怎么可能呢!

  即使在這十六年的后宮生活中,她早已變得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她,可,那又如何呢?

  人,總是會變的,她唯一不變的,就是愛著慕容烈的那一顆心。

  她依然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成為他放在心上的那一個人。/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起名網  動漫  足球比分  快看漫畫  筆趣閣  足球比分  新比分  比分直播  虎撲足球  比分直播  jrs直播  直播吧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