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其他 刀劍行俠路

第八章 試煉風第波(終)

刀劍行俠路 念鄉炊煙 6199 2019-05-18 22:17

  上回說到慕容鄴意氣蓬發,孤身一人迎戰三位慕容家長輩。

  卻看對面的五叔,慕容金達手執降魔杵,九叔,慕容星手執天機扇,而十二叔慕容羽指間夾著數枚金錢鏢。

  慕容鄴抖出一個劍花,一劍刺向慕容金達。

  慕容星和慕容羽二人本不善近身戰斗,見慕容鄴沖來,腳尖輕點,撤出數米才停下。

  而慕容金達絲毫不懼,將降魔杵一橫,刀兵交擊,慕容金達巨力又怎是慕容鄴能承受?

  但慕容鄴早在出劍之時就想好計劃,在剛剛一劍注入了高達七成的內力。

  一擊之下,二人都是后退幾步,慕容金達暗暗心驚,慕容鄴剛剛一擊把他震的雙臂有些酸麻,雖然不影響發揮,但也證明,慕容鄴有傷到他的能力,如果僅有自己一人,只怕不敵慕容鄴。

  而慕容鄴更是心驚,沒想到慕容金達怪力如此,剛剛如果不是那七成內力在進攻的同時抵消了部分反震力,此刻的慕容鄴怕是不僅右手暫時無法發力,更有可能被震出內傷!

  而此刻慕容星和慕容羽見二人初次試探就兩敗俱傷,揮手間,天機扇發出數根銀針,疏導慕容金達氣血;同時,數枚金錢鏢向慕容鄴襲來。

  慕容鄴毫不猶豫,將劍光圍繞自身組成屏障,擋下金錢鏢。緊接著就是雙腳連點,躍向慕容金達,同時喝到“月缺式!”

  只見劍光化作一道殘月,環繞著慕容鄴,宛若月暈的內力包裹著瓊華劍,將殘月揮出,劈向慕容金達!

  慕容金達見勢不妙,拔出銀針,手舞降魔杵又是一擋。

  待塵埃落定,殘月碎作點點熒光,慕容金達嘴角也是流過一絲鮮血,顯然是受了些許內傷,不過在內功的飛速運轉下逐漸被壓制住。

  慕容鄴一擊之下也不好受,右臂酸麻不說,胸腔也是發悶,隱隱有些惡心想吐的感覺。

  慕容星見慕容鄴處于內傷的邊緣,說不上喜悲,天機扇一揮,扇骨內飛出特制的,細小的透骨釘,慕容羽則放出迷霧彈干擾慕容鄴視線。

  “月滿式!”

  只見慕容鄴以自身為軸旋轉起來,內力的光華在瓊華劍上閃爍,好似滿月一般,防守無缺!

  就算透骨釘再細小,迷霧再濃,再此無差別的防護下只能望而興嘆。

  一招過后,慕容鄴深吸幾口氣,連翻使用拜月九劍讓他感到內力空虛,面色有些發白。

  “月盈式!”

  慕容鄴將全身所剩內力全部注入到瓊華劍中,只見瓊華劍散發出的光宛若天上八月十五的月亮般,比之其他時候都要圓,都要亮。劍光,月光,天上,地下,交相輝映,劍尖環繞自身,畫出一個完美的圓。

  此刻,殺機猛現,慕容鄴沖入三人中間,光華化作劍芒飛濺,三人急忙以內力化作屏障,更是不斷用武器擋住劍芒,但劍芒實在太多,三人內力護照漸漸暗淡…;…;

  就在護罩破碎的那一刻,劍芒停下了,“功虧一簣啊!”此刻,慕容鄴內力耗盡,再也發不出一絲劍芒!

  慕容金達三人內力更是消耗殆盡,不過慕容金達天生怪力,肌肉力量強橫,慕容鄴將敗!

  就在暗處家將準備沖出之時,只聽后方一聲稚嫩的吼聲。

  “慕容大哥莫慌,小弟來也!”

  就在雙方油盡燈枯的一刻,陸南行趕來了!

  陸南行內力一震,先是將慕容星,慕容羽二人打暈,刀劍舞動與慕容金達交手數招,雖然慕容金達內力殆盡,但肉身力量元非陸南行可比,慕容鄴,見陸南行陷入苦戰,更是緊急的吐納內力,待稍稍恢復后,強提一口內力,注入瓊華劍中。

  “月隱式!”

  這次瓊華劍不再是明月,而是新月!無半分月華,隱于黑暗之中,慕容鄴也是與黑暗融為一體,化作一道殘影,將慕容金達手中降魔杵擊飛。

  慕容金達沒有武器,渾身巨力無法完全施展,很快敗下陣來,被陸南行擒住。

  而此刻的慕容鄴見,塵埃落定,深吸一口氣,再也忍不住身體和內力的透支,昏了過去。

  陸南行找來繩子,將三人捆住以此威脅三人手下及其隨從退去自己又盤腿坐下,將慕容鄴扶起,緩緩度入幾分內力,這才發現,慕容鄴不僅內力透支過度,體力也是耗盡,而自己的內力只怕是杯水車薪,而慕容鄴本身的吸收恢復也是薄弱,如此下去只怕天亮都無法讓慕容鄴轉醒,如果慕容鄴無法醒來,所謂試煉就是笑話,只怕會因為時間過長而判定失敗!

  就在陸南行束手無策之時,腦中突然閃過一串口訣,一段完全陌生的口訣!

  陸南行草草通閱口訣,知道其是用來接引星力入體之法,如果同時將星力注入慕容鄴經脈,用來恢復內力最好不過。此刻陸南行也沒時間去思考為什么口訣會自己出現在腦中,急忙運轉口訣。

  只見隱隱之間,星光隴聚,與陸南行泥丸宮相通,留過泥丸宮中的兩道星力緩緩吸收其中極少的星力,不斷壯大著,而剩余的星力則進入陸南行經脈,緩緩化作內力,注入到慕容鄴經脈中。

  兩人就這樣一個不斷淬煉星力入體,一個不斷接收內力,足足一刻鐘后。慕容鄴微微轉醒,陸南行見后,大喜,開始緩緩收功,二人休息一陣后,扛著慕容金達三人,往牢房而去…;…;

  此刻,牢房正廳之內一位家丁稟報:“管家大人,鄴公子和陸南行正在趕來,據此僅有百米了!”

  “無妨,擺下陣勢,老夫親自迎戰。”

  南宮煜一抖披風,接過家丁遞來的大刀,說道:“老夫隨老家主多年,眼看著鄴兒長大,此次考究武藝,希望不會讓我這意在歸隱的老頭子失望啊,老夫乏了,這次之后也就該以此為借口離開慕容家,遠離江湖罷!”

  南宮煜意味深長的說道,搖了搖頭,刀光一轉背在身后,走出正廳,站在剛好趕來的慕容鄴,陸南行對面。

  “南宮伯伯?難道您也?”

  “哈哈,你以為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誰?就是老夫!”

  “怎…;…;怎么可能?”

  “人都是會變的!今天,老夫就取你項上人頭!”

  說著,南宮煜舞動刀花,一刀劈向慕容鄴。

  慕容鄴怔住了,難以相信平日里對自己和藹可親,可敬可愛的管家伯伯會向自己出刀,等反應過來已經遲了,刀光已到眼前!

  就在南宮煜想要停住刀,以平日情分為借口重新開始時,刀劍交擊,陸南行動了,刀劍交錯,擋住南宮煜大刀,說道:“慕容大哥,不能猶豫了!,拔劍吧!”

  慕容鄴雖然還是難以置信,但理性還是讓他拔出瓊華劍,做出防御架勢,等待南宮煜的第二擊

  “虹吸斬!”

  南宮煜大刀舞動,化作飛虹,斬向慕容鄴。

  “月缺式!”

  殘月與飛虹對撞,殘月碎,飛虹卻依舊斬來!

  “慈悲刀法之不動金身!”

  陸南行雙手施展慈悲刀法,宛若金身佛陀,配合內力散發出有些虛幻的佛光壁壘,擋住飛虹。

  “月隱式!”

  慕容鄴隱于黑暗,殘影道道分不清虛實。

  此刻慕容鄴內力充足并不像上次只能發出一道虛影,這次的虛影足足有十多道!圍繞南宮煜尋找破綻,只要稍有疏忽就是一劍刺去。

  而南宮煜不慌不忙,刀光一橫喝到:

  “青龍嘯天!”

  渾身內力化作光柱,同時擊碎了全部殘影。

  慕容鄴悶哼一聲,再也無法隱于黑暗,跌將出來,嘴角一道鮮血涌出,顯然舊傷未好,又添新傷!

  陸南行扶起慕容鄴,刀劍一震,指向慕容金達三人,“雖然我等打不過你這老頭,但這三人足以交換慕容楓了吧!”

  “呵呵,只要我把你們二人擒住,這三人就是我的,何必放慕容楓出來呢?”

  “這…;…;”

  “小子,我看你還是乖乖回家吃奶去吧,在我面前,慕容鄴都毫無還手之力,跟別提你這小兔崽子了!”

  “誰說我毫無還手之力了?”慕容鄴傲然挺直腰板說道,“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拜月九劍的真正威力!”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慕容鄴將瓊華舞動,時而殘月,時而滿月,劍光或明或暗。

  南宮煜見狀,知道自己嘲諷對了,慕容鄴已盡全力,而自己則舞動大刀。

  “刀氣鎮八方”

  任慕容鄴劍光再縱橫馳騁,再猛烈,都是一一擋下。

  “劍突刀斬!”

  陸南行看準南宮煜背后破綻,也不猶豫,刀劍出鞘!

  “小兒,你以為鎮八方鎮的是什么?”

  刀氣宛如憑空出現一般,隨意一斬,陸南行就被擊飛,以陸南行的武功,根本不是其一刀之敵!

  然而這一刻的分心,讓慕容鄴跳出戰團,隨手一揮,灑出數枚小鋼珠。

  “霹靂雷火彈!”

  這些雷火彈不僅炸向南宮煜,更是引燃了四周的房屋!

  此刻,山寨之外,慕容華見火光起,指揮衙役道:“沖進去!生擒賊首者賞黃金10兩!”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虎撲足球  動漫  動漫  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  虎撲足球  直播吧  動漫  比分直播  快看漫畫  快看漫畫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