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其他 仙女劫

第十一章十:試煉大會

仙女劫 孤山劍客 4837 2019-05-18 22:17

  齊歡驚訝地盯著名度天的后背,沒想到這個老頭這么厲害,看起來虛空子在他手下吃了不小的虧。

  “小歡子,你沒事兒吧?”看齊歡安然無恙地走出來,虛空子的臉色稍微變得好看了點。

  “沒事兒…;…;”

  “吶,你要的千年苦螣草,先把我徒弟放了。”

  名度天回頭朝面具男點點頭,齊歡的衣領突然被松開。齊歡反映倒是迅速,感覺身上一松,立即朝自己師傅那里狂奔。

  本來她還以為半路上怎么也會被人放冷箭什么的,電視里不都這么演的么,不過很可惜,直到她跑到虛空子跟前,連只蒼蠅都沒來阻止她。

  “哼,苦螣草給你了,祝你早吃早超生。”虛空子竟然十分守信用,看見齊歡平安過來了,還真把手里的草扔了出去。

  齊歡見狀搖了搖頭,先別管那草是干什么用的,要是她絕對不會乖乖地信守承諾。

  “哈,借你吉言。”名度天也不在乎虛空子的明朝暗諷,接過苦螣草后小心翼翼地將它放進深海玉晶做的小盒子里,然后恭恭敬敬地遞給他身旁的面具男。

  “行了,我們走。”交易完成,虛空子一手拽著齊歡就要走。

  “慢著。”名度天突然開口。

  “怎么,你還想滅口?”虛空子惡狠狠地轉過身,渾身殺氣大盛。

  名度天好笑地看向虛空子,“要滅口我一千年前就干了,還會等你渡過天劫。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不光是我回來了,蜀山昆侖都有人回來,你好自為之吧。”

  “哼,當我怕他們。”虛空子撇撇嘴,朝名度天揮揮手,抓著齊歡的胳膊往青云山那里飛去,完全沒想過順道營救那些被抓起來的別派弟子。

  “師傅,你干嘛把那根草扔給他,多浪費。”坐在虛空子的大葫蘆上,因為看不見腳底下,齊歡的恐高癥這次沒有發作。

  “那破東西我們門派儲藏室里多的是,不能入藥不能煉丹的,留著干什么。”虛空子不是很在意地擺擺手。苦螣草這東西對于修仙者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用處,對于普通魔修更是屬于毒藥一般的東西,不過這次名度天費了這么大力氣就為了得到那顆千年苦螣草,顯然這東西還有什么重要用途。

  苦螣草這東西屬于一種伴生植物,一直跟榠菱花生長在一起,榠菱花是用來煉制培元丹的主要配料,所以幾乎每個修仙門派都有那么一堆苦螣草。

  不過千年苦螣草倒是只有青云派有,據說是某個看守靈藥園的長老無聊的時候培養的盆栽。那個長老飛升之后那盆苦螣草就更沒人注意了,結果一千多年后才被人發現。雖然這東西沒什么作用,但是畢竟也是超過千年的東西,留著當標本也不錯。當年名度天與青云派淵源很深,所以他才會知道青云派有千年苦螣草。

  也就是因為齊歡是虛空子的徒弟,不然他怎么可能這么好說話,虛空子說先放人,他就先放。

  “對了師傅,那個名度天到底什么來頭,怎么師傅你好像也打不過他的樣子。”齊歡問的小心翼翼,生怕老頭惱羞成怒。

  “那個混蛋都飛升一千多年了,也不知道怎么會跑回人間來,我要是能打過他就見鬼了。”虛空子有些憤憤不平,倒也沒有太生氣。這個世上運氣好實力又強的絕對不止他一個,名度天當年也是個驚才絕艷的人物,他打不過名度天也不算太丟人,畢竟自己才過渡劫期沒多久嘛。

  “啊~~飛升之后竟然還能回來,那不是神仙滿天飛了…;…;”

  “想什么呢。”虛空子沒好氣地敲了自己徒弟腦袋一記,“下界勢必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而且修為還會被降低,不然他早就殺上蜀山昆侖了,還用得著抓人威脅他們么。”

  “原來人家修為降低了,你還不是他對手…;…;”齊歡扁扁嘴,小聲嘟囔。

  “不過名度天身邊那個小子還真是有點奇怪,剛到化神期身上的魔氣怎么會那么恐怖。”虛空子故意忽略掉齊歡的話,自言自語道。

  “他也是魔界飛回來的?”齊歡插嘴。

  “不可能,他明顯沒渡過魔劫,根本下不了界。”虛空子隨手摸出來個酒葫蘆,躺在一旁一邊喝酒一邊嘟囔。

  “師傅,你剛才怎么不救昆侖蜀山的人。”也不知道虛空子在哪里說什么,齊歡湊到虛空子面前,神秘兮兮地問。

  “這個嘛…;…;為師為了救你耗費了過多心力,雖然有心救出諸位道友,奈何實力不濟…;…;”虛空子翹著二郎腿,臉不紅氣不喘的編瞎話。

  “是啊是啊,師傅你受了這么重的傷理當回山門好生休養,相信昆侖蜀山的長老們是不會怪我們青云派的。”齊歡很是從善如流,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乖徒弟。”虛空子臉上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雖然大家都是修仙門派,看起來是一團和氣,不過暗地里都在互相較勁,能讓昆侖蜀山死幾個人,雖然對于他們整體實力不會有太大改變,但虛空子就是感覺心情好。

  只要不是魔門大舉入侵,一般人絕對不會去管別派的閑事,況且就憑虛空子的身份,只要他不幫,誰還敢說他什么不成。

  這就是修仙界,看起來高高在上不可侵犯,實際上黑暗的讓人心驚。魔修要殺人從來不需要掩飾,可是如果被修仙者盯上了,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這就是真小人和偽君子的差距。

  當然,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畢竟好人還是有的,比如說虛空子雖然算不上是頂好的一個人,但相比于齊歡來說,他的思想還算正派。要是齊歡有實力,她一定會折回去,在那個破廟上面放上兩三個禁咒。落井下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可不想當君子,她是女人,最適合當毒寡婦。

  刺眼的陽光透過彩色的玻璃窗透進屋內,盤膝坐在柔軟舒適的公主床上的齊歡終于睜開了眼睛,一道銀紫色的電光從齊歡眼中快速閃過。

  由于吸收了雷劫中的能量,導致齊歡的修為連跳兩級,她剛醒過來的時候倒是沒什么事兒,可是虛空子帶她回了青云山之后,齊歡的經脈就開始紊亂,丹田也有了潰散的跡象,全身上下更是布滿了銀紫色的雷紋,修為低的人碰了她就被電倒。

  要不是虛空子他們三個老頭一起出手將她體內部分吸收不了的能量給壓制起來,齊歡肯定會就此交代。還好,總算是撐了過去。為了小命著想這些日子齊歡倒是拼了命的修煉,意圖將那些殘余的能量吸收干凈。

  要知道那雖然是天地間最純凈的雷之能量,但是那也是個定時炸彈,誰知道會不會爆炸,然后她就尸骨無存了。將近兩個月的吸收,今天她總算是將體內的雷劫給煉化了,同時她的修為也穩定在了凝氣初期。

  要不是虛空子怕以后這類事情再度發生,要她用大部分能量來鍛體,說不定這會兒她直接就能結丹了。不過這樣也好,起碼她不用被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殊不知不到一年就能修到凝氣初期,她已經是個怪物了。

  齊歡眼神有些呆滯地盯著地上的光影,突然不知道該干點什么。

  經過兩個多月,魔道那邊也終于安靜了下來。她聽門內的弟子說,這次魔道勒索了各大修仙門派許多珍奇藥材,相比于蜀山昆侖用來贖他們掌門和長老所付出的五千年份的通天籽和三十個三百年份的巨靈果,他們青云派幾乎沒有損失。

  據說通天籽五百年分的就能起死回生,蜀山一下子就拿出了個五千年份的,不知道他們掌門回頭會不會心臟病發。而巨靈果是昆侖派的特產,那東西是用來洗精伐髓的,上至渡劫期,下到凝氣期都可食用。不過很可惜,那東西三百年一結果,一次只有三個果子。

  齊歡不得不感嘆一下,魔道的人果然很會空手套白狼,就是不知道他們要那么多靈藥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當然,這些都跟她無關,就算所有正道門派準備聯手給魔道一個教訓,也與她沒什么關系。都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她修為還低,那種維護世界正義的事情還是別人來吧。

  又發了半天的呆,最終齊歡爬下床,從儲物袋里拎出一把銀色小劍,有些無奈地往外走。她師傅在她的身體恢復正常后就開始閉關,她師伯跟師叔見了她好像老鼠看見貓一樣,嗖的一聲就沒了,沒辦法她只能自食其力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虛靈子與虛陽子,前幾天齊歡說要學習五行法術,這倆老頭準備各顯神通,也好在這師侄面前顯擺一下,誰知道虛陽子在教齊歡火鴉術的時候,齊歡弄出來一堆紫黑色的雷鴉,而且很不巧地全都撞到了虛陽子腦袋上。可憐虛陽子本來頭發就少,這一來竟然一根不剩。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jrs直播  動漫  動漫  足球比分  新比分  jrs直播  比分直播  快看漫畫  虎撲足球  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