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其他 絕命毒妃

第五章 章毒2

絕命毒妃 用戶320784 5223 2019-05-18 22:17

  心痛,五臟六腑都痛,現在傅云洛心中只有一個所想,慕雙。

  她被太子妃下毒已經三日了,這三日除了婢女三餐飯食不誤,沒有任何人來過。

  不過這三日她每天晚上都好像做著同一個夢,毒藥是她渾渾噩噩,夢著一個男人每晚深夜都會立于她的面前。

  醒來以后傅云洛只認為她夢到了慕雙,因為她好想念他。

  今天婢女依舊按照飯點送飯食來,可她已經痛到無法坐起,更別提吃飯了。

  婢女看了看躺在地上窩成一團的傅云洛,雖然看不到她痛苦的表情,卻已然可以感覺得到她的難受。

  放下飯食以后,婢女無意多留,便打算轉身離開。

  傅云洛看著婢女離開,顫抖的說:“麻煩請找慕雙來,我要痛死了!”

  她真的要難受死了,現在不止是五臟六腑,毒已經讓她的全身肉都在被抓拽著痛。

  若是現在沒有慕雙在,估計傅云洛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可她必須堅持,再痛,再難忍她也要承受。

  婢女轉過身,語氣并沒有任何無理的對傅云洛說:“太子妃并沒有告訴奴婢找慕雙大夫前來為姑娘診治,還望姑娘再堅持兩日。太子妃先前下過命令,在奴婢送飯食來那日起,滿五日才可找慕雙大夫的!”

  傅云洛哼笑一聲,好似在自嘲又好似在慶幸,她也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哼笑。

  婢女搖了搖頭有些可憐傅云洛,然后轉身離開。

  誰都看不到傅云洛眼角留下的淚,還有兩天,再有兩天便可以見到慕雙了。

  她真的很想撲到慕雙的懷里好好哭一場,想讓慕雙溫柔的擦掉自己眼角的淚水。

  越是這種處境,傅云洛越是懷念父母還在時的生活,無欲無慮。

  飯食三餐送來,三個食盒整齊的擺放,絲毫沒有打開過的痕跡。

  傅云洛已經沒有力氣吃飯了,整整一天她都渾渾噩噩,似醒非醒,似死非死。

  深夜,她依舊做著那個夢,男人立于她的面前,凝視著她。

  她看不清楚這個男人的容貌,只知道這男人好似自帶一股帝王氣場。

  傅云洛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痛暈過去,也不知此時是什么時辰,她猜測已經是第二日了吧。

  堅持過今日,再過一日慕雙便要來了,雖然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這副狼狽樣,可此時她是階下囚,好在帶著玉龍面具,慕雙不知道被困于此的是自己。

  可奇怪的是,傅云洛醒來沒多久,便看到慕雙從地室門口緩緩走來。

  她以為自己又被毒所迫,已然混沌不堪,所以眼花看到了幻覺。

  看著慕雙步步踏來,傅云洛心中一暖,猶如春風徐來。

  她不自覺的深處手臂好似想抓住慕雙的手,慕雙身形一頓,放下藥盒,蹲下來抓住了她的手。

  握手的一瞬間,慕雙心中一驚,發覺了事情的不對勁,這感覺就像是握著傅云洛的手。

  他與她惺惺相惜,怎會不記得握著她手時的感覺。

  慕雙緊緊盯著傅云洛的眼睛,焦急的問道:“洛兒,你是洛兒對不對!”

  傅云洛呆呆的望著他,聽著他喚自己的名字才知道,慕雙真的來了,他就在自己的面前,還握著自己的手。

  可她該如何回答慕雙,直接告訴他自己就是傅云洛?可告訴他以后又能怎樣?

  傅云洛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強忍著痛感無力的說道:“不知公子所說的洛兒是何人?不過公子可是來給我診治的嗎?太子妃不是說滿五日才可。”

  傅云洛確實不明白太子妃為何會臨時改變主意,讓慕雙來地室。

  慕雙一雙眼滿是疑惑,這面具后面的臉定是洛兒,可她為何不與自己相認,又怎會落得如此境地!

  雖然傅云洛不想讓他知道是自己,但是慕雙心中已然斷定,自己面前受到如此迫害的女人,定是洛兒。

  她不與自己相認應是有她的理由,所以也不再強求她承認什么,只是心中揪心的痛,滿滿的心疼。

  慕雙紅著眼睛,另一只手溫柔的撫著傅云洛的頭發,寵溺的說道:“是太子命我前來為你診治,天還未亮,太子妃應該還不知道。”

  傅云洛又一次自嘲的笑了笑,太子竟然大發善心。

  “洛兒,我定會將你醫好,也會竭盡全力想辦法救你出去,相信我好嗎?”慕雙無比溫柔的看著傅云洛說道。

  傅云洛心中一緊,他終究還是知道了自己便是傅云洛,這應該是屬于他們二人專屬的默契。

  一句話,一次手心的觸碰便會知道是對方。

  可她已然不能回答她,不能給他任何回應,這是目前傅云洛唯一可以為慕雙做的。

  不讓他著急,不讓他那么心疼,不讓他那么為自己冒險。

  “我很好!”傅云洛顫抖著聲音對慕雙說,她現在唯一可以讓慕雙知道的,就是自己很好,非常好,讓慕雙不要太擔心。

  “原來你們二人真是舊相識,起先我還不確定,現如今倒是夠顯而易見的了!”

  太子不知何時來到地室,也許在傅云洛和慕雙面對面時,他們的眼中也就只有對面,其他人都不會去在意了。

  “子桑,我想知道,為何你要如此對她,她到底做了什么讓你要如此折磨她!”慕雙就像跟相識多年的好友一樣,喊著太子的名字。

  也沒有對太子行君臣之禮,傅云洛此刻才知道,原來太子是慕雙的朋友,還不是一般關系的朋友。

  太子沒有看向慕雙,而是盯著傅云洛瞇起雙眼,眼中滿是憤恨,緩緩說道:“為何?你以為本太子還未出世的孩兒是如何死的?”

  對于太子的話,慕雙很是震驚,猶如晴天霹靂。

  如果其他的罪過,以慕雙和太子的交情,他向太子求情,太子定可放了她。

  可他的洛兒竟是殺害太子未出世孩兒的人,前幾日此事在九幽國的帝都傳的沸沸揚揚。

  慕雙一時不知該說什么,他更不知道傅云洛為何會殺害太子的孩子,他想問一下傅云洛,而太子在這里他又不好開口。

  太子見慕雙不說話,轉眼看向他接著說道:“慕雙,你說本太子該不該如此折磨她?”

  “這……想必她會如此做定會有她的理由,我與她相識已久,心知她不是這樣的人,定是有什么誤會!”慕雙有些為難。

  他知道洛兒不是那么魯莽的人,也知道幽子桑不是會胡作非為的人,可一邊是他愛著的人,一邊是他的生死之交。

  若他們二人可以化干戈為玉帛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只是這殺子之仇,誰會不在意?

  “誤會?哼,沒有誤會,既然你與她相識甚久,那就好好為她治好身子,若有一天殺子之仇我可以釋然了,也許會放了她!”太子說的決絕,沒有再給慕雙任何回駁的余地。

  相當于直接給傅云洛判了死刑,折磨之期遙遙遠。

  慕雙很是痛心,他到底該如何做才能救下洛兒,他覺得他現在就是個廢物,眼睜睜的看著她在此遭受非人的折磨。

  太子話以說完,看了他們二人一眼便轉身離開。

  他自己也不大明白,此時此刻的心塞是何意,為什么看著他們二人站在一起就那么不爽。

  所以他不得不趕緊離開,他怕再在地室呆著,會做出連自己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太子走后,慕雙滿面的歉意,眼中是掩飾不住的心疼和愛意,看著傅云洛難受的樣子,真恨不得替她承受這一切。

  而她身上的毒,他從未見過,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毒。

  蹲下身為傅云洛診了脈,只能先給她吃下一些清毒丸緩解一下疼痛,可這毒要想清除干凈,必須要知道毒藥的配方。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  jrs直播  虎撲足球  動漫  直播吧  虎撲足球  足球比分  jrs直播  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  虎撲足球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