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武俠仙俠 怒魂劍記

第六章小 白面小生

怒魂劍記 笑何一嘆 5323 2019-05-18 22:17

  韓寂羽環視了一眼周圍的人,發現有不少的人已經開始有些躍躍欲試了,但是還是有些人站在一邊不為所動;韓寂羽清楚,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壓軸的好戲都是在后面才出來的。

  剛開始跟邵家六虎打招呼的那個手拿折扇的書生慢悠悠的走出了人群,站在六虎對面看著六虎笑了笑,然后說道:“小生不才,斗膽向六爺討教一番,還望六爺手下留情呀。”

  “白面小生,你少在這里跟我咬文嚼字的,出招吧。”六虎是彪型大漢,手里拿著一把黑色大刀沖著對面的書生叫道。

  韓寂羽看了一眼那拿著折扇的小生,白面小生,確實夠白的;就是不知道武功怎么樣,不過韓寂羽看那白面小生的步伐十分沉穩,想必是一位輕功了得的高手。

  白面小生聽了六虎的話也不著急,一臉的平靜,看著六虎道:“六爺,請吧!”

  六虎看著白面小生那一臉的平靜便不由地來氣,舉起手里的大刀就騰空砍向白面小生;白面小生站在那兒,嘴角微微上揚,攤開了手中的折扇,輕輕的扇了幾下。

  就在六虎的刀距離白面小生的頭沒有多少距離的時候,白面小生嘴角一揚,身子輕輕一移;六虎的大刀便砍在了地上,濺起了不少泥土。

  見白面小生躲開了自己的攻勢,六虎頓時就有些怒了,接著就是一個掃刀;朝著白面小生的雙腿砍去,如果被這一刀砍中了的話,白面小生的雙腿只怕是當場就斷了。

  只見白面小生也不著急,腳輕輕的在地上點了一下,然后整個人就騰空飛了起來;直接就從六虎的頭上飛了過去,一臉從容的落在六虎身后。

  韓寂羽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吃驚的看著這白面小生,這人的輕功當真十分了得,就算是自己也未必比得上他吧。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六虎根本就不是白面小生的對手,邵家六虎其他五虎站在一邊一臉的擔心,一聲不吭的站在那兒;但是其他的人站在一邊看熱鬧,全都紛紛起哄,大叫。

  至始至終,白面小生就一直沒有主動出手,一直在躲避六虎的攻勢;白面小生拿著折扇,站在六虎身后,輕輕的扇動了自己手里的扇子。

  六虎這下子是徹底的怒了,轉身便一刀劈了過去,白面小生拿著扇子,微微向后一倒,六虎的這一刀又砍空了。

  “啊,爺砍死你。”六虎拿著大刀,怒吼了一聲,然后運行全身的真氣將體內的真氣全都匯聚在刀上;在這黑夜之中,六虎手里的大刀刀刃之上形成了一道淡藍色的光芒。

  “啊!”六虎舉著手里的大刀攻向白面小生。

  站在一邊看熱鬧的人群之中立馬有人驚呼了一聲“這就是邵家的家傳刀法?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嗯,只怕是這白面小生有苦頭吃咯!”

  …………

  韓寂羽站在人群之中不禁一笑,這六虎使出的邵家刀法固然霸道,可是六虎的實力不怎么樣,使出邵家刀法的威力自然不會強到哪里去;就是不知道邵家六虎之中,大虎使出這邵家刀法威力如何?

  邵家六虎其他五虎站在一旁,大虎看著自己的弟弟輕聲嘆了口氣,他自然是知道自己這六弟又豈是白面小生的對手。

  站在竹婆婆身邊的那個少女扶著竹婆婆站在一邊,看著六虎跟白面小生的打斗,一臉的平靜。

  六虎使出邵家刀法攻向白面小生,白面小生見到六虎攻向自己;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慌亂或是不安,韓寂羽察覺到白面小生站在那兒,快速運行著自己體內的真氣,將真氣不斷的匯集到自己手中的折扇。

  六虎一刀劈向白面小生,白面小生嘴角一揚,收起了手中原本攤開的折扇;一扇子打在了六虎的刀身上,直接就將六虎手中的大刀給打開了,六虎一下子沒握緊,手里的刀當即就飛了出去,插在了旁邊的一棵樹上,直接就將樹給射穿了。

  白面小生站在那兒,從六虎使出邵家刀法開始到現在,他就沒有動過;所有人全都一臉吃驚的看著這白面小生,白面小生微微一笑,攤開了手中的扇子,輕輕的扇動了幾下,然后沖著站在一邊一臉完全愣住了的六虎拱手道:“六爺,承讓了。”

  六虎站在那兒整個人都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使出的邵家刀法居然被人給輕易就化解了,就連手里的兵器都被打飛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回過神來后,全都叫了起來,白面小生站在那兒一臉的淡然。

  大虎走了過去,然后輕輕的拍了拍六虎的肩膀,安慰道:“六弟,你也不用氣餒,這白面小生的功夫本就在你之上,輸了也沒有什么。”

  “大哥,對不起。”六虎看著大虎,一臉垂頭喪氣的說了聲,然后就退到了一邊。

  白面小生站在中間,看著周圍的眾人淡淡的笑道:“哪位兄臺愿出來,與小生切磋一番?”

  韓寂羽看了一眼眾人,發現有不少人在見到白面小生一招就化解了六虎的邵家刀法后,便打起了退堂鼓。

  一個個子不是很高,長相十分奇特的男子走了出去,站在白面小生對面看著白面小生笑呵呵道:“白面小生,我承認你的武功不錯,但是我對于那古墓之中的寶物也著實好奇,所以出來跟你比試一下,還希望你下手不要太重了哦!”

  “攀天鼠?”白面小生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人,微微笑道。

  攀天鼠?聽到這個名字,韓寂羽忍不住笑了一下,這名字果然很符合人物特點呀;這攀天鼠的樣子的確像是一只老鼠。

  攀天鼠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白面小生,笑了笑,然后沖著白面小生說道:“白面小生,據說你的輕功是你所有武功之中最厲害的,而我的輕功也是我的武功之中最厲害的;不如咱們就比比輕功,如何呀?”

  “輕功對輕功,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是啊,白面小生跟攀天鼠在江湖上都是以輕功聞名,不知道誰的輕功更勝一籌呢?”

  …………

  人群之中又議論了起來,白面小生跟攀天鼠二人頓時就成為了眾人視線的焦點。

  白面小生看著攀天鼠,淡淡的問道:“不知,你想怎么比?”

  攀天鼠從自己衣服里掏出一塊玉佩來,然后看著白面小生道:“我將這塊玉佩掛在樹尖之上,誰先拿到玉佩落到地上,就算誰贏,如何?”

  “可以。”白面小生輕輕的吐了兩個字,然后看著攀天鼠。

  攀天鼠嘴角一揚,將手中的玉佩輕輕一拋,正好就掛在了這周圍最粗最高的樹尖的一根樹枝上。

  攀天鼠回過頭去看著一邊的竹婆婆,笑呵呵的說道:“竹婆婆,還麻煩您幫我們叫聲開始。”

  “嗯。”竹婆婆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后在少女的攙扶下往前走了幾步,然后看著攀天鼠跟白面小生說道:“我說開始,你們就開始吧。”

  “是。”攀天鼠跟白面小生二人應道。

  竹婆婆看了一眼掛住樹枝上的玉佩,然后沖著白面小生跟攀天鼠叫道:“開始。”

  只見攀天鼠跟白面小生幾乎是同時往樹上飛去,眾人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二人,只見攀天鼠飛到半空之中突然一腳踹向白面小生。

  白面小生似乎早就猜到攀天鼠會突然沖他出手似的,手持折扇,一扇子打在了攀天鼠踹來的腳上;攀天鼠向后一個跟斗,落到了地上。

  白面小生雙腿夾在了樹干上,面朝地面,攀天鼠見狀,再次朝著樹尖飛去;白面小生也不甘示弱,向后一翻,朝著樹尖飛去。

  攀天鼠伸出手直接就抓住了白面小生的一只腳,然后將白面小生重重的往下一拉,白面小生當即就失去了平衡,朝著地上落了下去。

  白面小生落到地上后,在地上打了兩個滾;這時攀天鼠已經快觸摸到掛在樹枝上的玉佩了,白面小生突然一個飛鏢朝著攀天鼠的手射去。

  攀天鼠有些觸手不及,連忙向后躲;白面小生趁著這個空檔朝著樹尖上一躍而去,攀天鼠見狀,立馬就飛身上前想去阻攔白面小生,白面小生轉身一腳就踹在了攀天鼠的小腹之上,將攀天鼠重重的踹在了地上。

  而白面小生也直接將樹尖上掛著的玉佩拿到手里,然后落到了地上。

  攀天鼠捂著被白面小生踹中的小腹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白面小生說道:“哼,你贏了;但是,如果不是你出暗器的話,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承讓了。”白面小生將手里的玉佩還給了攀天鼠,然后沖著攀天鼠拱手道。

  攀天鼠也沒有多說什么,將玉佩收起來后,直接就走到一邊站著。

  竹婆婆站在一邊看了白面小生一眼,然后看著眾人說道:“那這一局白面小生勝,還有哪位江湖朋友愿意出來比試一下嗎?”

  白面小生站在那兒,攤開手里的扇子淡淡看著眾人,一臉的淡然。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虎撲足球  jrs直播  快看漫畫  jrs直播  虎撲足球  直播吧  動漫  足球比分  比分直播  比分直播  新比分  足球比分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