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歷史軍事 銀狐

第九十二大章大將軍劉婆

銀狐 孑與2 5941 2019-05-18 22:17

  第九十二章大將軍劉婆

  “你高興?”霍去病的驚詫聲好大。

  “對啊,我高興!

  老子如果想要求官,這不是難事,今年春天陽陵縣還因為我在去年冬天收攏了災民,且活人無數,給皇帝上書保奏我為孝廉。

  你也知道孝廉是個身份,只要愿意,就能當一個小縣的縣長。

  如果求財,假如這顆心黑一些,臉皮再厚一些,老子現在早就腰纏萬貫了。

  既然我沒心思當官,也沒心思求財,我活的高興一點,活一些人求點心安有什么不可以的嗎?”

  霍去病瞅著云瑯看了半天,嗤的一聲笑了出來,他不覺得云瑯會成為一個圣人。

  這家伙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目的性,而且目的性很強,不可能無的放矢,更不可能白白做好人而不求回報。

  “你這話說出來我也不信啊!”

  太宰坐在油燈底下,繼續編織自己永遠也編織不完的竹簡。

  “本來就沒有希望別人能信!我家大王信了就成,是不是啊?大王?”

  老虎抬起頭張大了嘴巴嗷嗚的叫一聲,算是回應了云瑯的問話。

  “你看,大王信了。”

  太宰見云瑯跟老虎扭作一團,笑了一下道:“日子快到了,你做一下準備,我們該去拜祭陛下了。”

  “我真的很不想去……”

  “不去不成,那是我們的根,每個人都要有跟腳的,我的跟腳可能還有選擇的余地,你的跟腳只能是始皇陵。”

  “我怕看到里面的好東西,忍不住想拿怎么辦?”

  “那就拿唄!玩膩味了記得放回去就成。”

  “帶大王一起去。”

  “那就帶著,他也算是陛下的臣子,畢竟守衛皇陵好幾年了。”

  “先保證,你不會在皇陵里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尤其是自殺這種事情不能做,你必須做出保證。”

  太宰煩躁的丟下手里的刀子怒道:“我活的好好的,為什么會去找死?一句話,你去不去?”

  “去,去,我其實早就想看看,只是擔心你會干一些亂八七八糟的事情,才拖延至今。”

  “這還差不多,時間到了我告訴你,你準備三牲香燭,龜甲,我寫文表。,記得給我弄幾塊玉圭,白玉的就好,千萬不要刻好的,光板白玉就成,拿回來我自己雕刻,漢制與秦制不同,萬萬不可出錯!”

  祭拜皇帝很麻煩啊……

  三牲這就很要命。

  豬羊好說,麻煩的是牛……云瑯拼命地搜刮三輔之地剩余的耕牛,用了大半年的時間,才弄了十六頭。

  這十六頭牛,全部在官府的冊頁上,少一頭都會有大麻煩。

  事實上,大漢大規模的用牛耕田才剛剛開始,主要的用途是拉車,曲轅犁出現之后,耕牛的價格才起來了,以前耕牛雖然已經開始使用,卻沒有騾子,驢子那么普遍。

  也就在今年,皇帝在充分認識到耕牛的作用之后,才下了不準隨意宰殺耕牛的命令。

  三牲其實只要首級就成,碩大的身子基本上沒用,看樣子莊子里的人又要大吃一頓了。

  白玉圭也不好找,這東西的買賣是有限制的,雜色玉基本上有錢就能買到,只有白玉屬于皇族專用,非常討厭的是這東西根本就沒地方買。

  不過啊,霍去病有……

  云瑯覺得牛頭也應該找霍去病,長平公主這人最大的喜好就是吃牛肉,所以他家里沒事干就摔死牛。

  牛肉在大漢是最高級的食物,且沒有之一的說法,什么虎鞭,熊掌,豹子膽,象鼻子都要靠后。

  皇帝的禁令對皇家人基本上沒有多少約束力。

  “你看,就是這個樣子,我想做到獨立,事實上卻做不到,要用鐵器就必須去找卓氏,想吃牛肉就必須找你,家里用的鹽巴只有東郭咸陽那里有得賣,更不要說蓋房子,修花園這種事情。

  何況,我還不敢把家里弄得太舒坦,萬一皇帝看中了,一句話我就得搬家,這很糟糕。”

  霍去病赤裸著上身,趴在沙模子上,云瑯跟褚狼踩在他的背上增加重量,為了制造出一個標準的鎧甲模子,他只能這么干。

  確定合適了,霍去病才從沙子上爬起來,云瑯專心的用小刷子往霍去病用身體壓出來的模子上刷水。

  云瑯會一點鈑金,技術卻不是很好,以前機場上有一個很牛的大師傅,他用一柄木槌就能敲出需要的形狀,且不用任何模具。

  云瑯沒那個本事,只能先制作出模具,再把鐵板貼在模具上,一點點的按照模具的形狀把鐵板敲成鎧甲。

  沒錯,云瑯跟霍去病商討之后,他打算給自己制作一副鐵板鎧甲,一具能嚴格保護上身的鐵板鎧甲。

  這需要不斷地實驗最后才能成功,所花費的銀錢自然不會少,據霍去病說,這些錢都是長平掏的。

  這幾天家里非常的忙碌,原因就是家里的蠶已經成熟了,劉婆她們用竹片子打成方格做成了繭山。

  每一個格子里都放一條身體肥胖的大蠶,這些蠶已經不吃東西了,放進繭山之后開始胡亂動彈。

  云瑯萬萬沒有想到,當初就買了五百張蠶種,現在居然會有這么多的蠶……

  那些仆婦們細心地把人住的房子徹底的清洗了七八遍之后,那些房子全部變成了蠶吐絲的地方。

  至于人,全部睡在外面,眼巴巴的等著這些寶貝吐絲。

  劉婆已經兩天沒睡覺了,聲音嘶啞的厲害,訓斥起人來也絲毫的不留情,她的威望已經在養蠶的過程中培養起來了,所有婦人都在她的指揮下井井有條的干活。

  云家莊子里的火把徹夜不熄。

  “你家的婆子真不錯!”

  霍去病難得夸贊一聲。

  云瑯看著螞蟻一般忙碌的婦人們,嘆息一聲道:“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襟,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霍去病瞅了云瑯一眼道:“這有什么問題嗎?”

  云瑯搖頭道:“沒問題!這都是貴人們該有的享受!”

  霍去病笑道:“你以后就該這么想,你話里的遍身羅綺者,就有你一份。”

  “扯,我從來都不穿絲綢!”

  “你才扯淡呢,你都不穿絲綢,這些仆婦們養出來的蠶吐出來的絲線最后賣給誰去?她們拿什么養家?”

  “《市場論》啊,霍兄大才!”

  云瑯的拇指翹得老高。

  “開始吐絲了――”只有丑庸的大嘴巴能喊出如此大的聲音。

  然后就看見她嘴里塞著一個小笤帚被劉婆給趕出來了……

  云瑯跟霍去病很好奇,他們兩個都沒見過蠶吐絲的場景。

  走進最大的一個蠶室,頓時被眼前的場景給震撼的不輕,放眼望去,整個屋子里全是呈8字形搖動的蠶腦袋,一根根肉眼幾乎不可見的蠶絲被吐了出來粘結在繭山上。

  劉婆驕傲的跪坐在地板上,看著眼前這些吐絲的蠶,眼中有說不出的溫柔。

  她是這里的王!

  云瑯跟霍去病兩個閑散人員不能打擾劉婆最幸福的時刻,悄悄地退出來之后,云瑯就吩咐丑庸給劉婆做一大碗肉臊子面。

  “她剛才嫌我說話大聲,往我嘴里塞笤帚!”丑庸有些委屈。

  “這時候家里她最大,別說往你嘴里塞笤帚,就算是往我嘴里塞笤帚我也只能忍著。

  你說說,剛才的場面好看不?”

  “好看!”

  “壯觀不?”

  “壯觀!”

  “這就對了,每一條吐絲的蠶就是劉婆的底氣,這跟每一位軍卒是大將軍的底氣是一樣的,傻丫頭,你剛才違反軍規了,不信,你問問在軍中無故喧嘩是個什么罪名。”

  “斬首示眾!”

  霍去病冷冷的道。

  丑庸縮了一下脖子,二話不說就匆匆的跑去廚房給劉婆做臊子面吃。

  “你家的這個婆子確實不錯!”

  “這話你說兩遍了。”

  “這樣的婆子從哪找?將來我搬出來之后也需要這樣的婆子。”

  云瑯笑道:“你如果肯對你家里的婆子好一些,這樣的婆子你家里的也會有的。”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動漫  動漫  筆趣閣  動漫  虎撲足球  jrs直播  直播吧  直播吧  足球比分  虎撲足球  足球比分  
加拿大快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