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男生 武俠仙俠 晉俠錄

第六羅十四節,羅浮風云

晉俠錄 山里阿超 3689 2019-05-18 22:17

  “以前我不知道赳赳老秦,共赴國難,是一種多么豪氣的誓言,但是當你看到整個老秦人的血流的幾乎殆盡的時候,再也沒有那種自豪,更多的是血淚。”陳安帶領了一萬人的隊伍總算來了,當他看到慘烈的戰況的時候,感慨的說道。

  “所有陽山驛站的士兵全部厚葬,其余尸體全部就地掩埋吧。在那邊豎一塊石碑,刻上‘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所有人開始忙碌,陳安甚至懷疑,為什么自己經歷的貌似都是打掃戰場的事,難道上天就是把他派過來清尾的嗎。世黎族一樣,現在閻羅殿一樣。

  臨時的營帳在原來陽山驛站已經搭起,空氣中的血腥味也慢慢的變淡,慢慢的消失在山里的迷霧中。

  “你醒了,小凌。”陳凌醒來的時候,印入眼簾的是自己的嫂子,黃英,看來匆忙的趕路,讓她一個湘東女子也變得憔悴不堪了。

  “嫂子,怎么還要你親自照顧。我哥呢?”陳凌問道。

  “軍中不能有女眷,要不是你哥哥要來著羅浮赴任,照顧你的可就是大老爺們了,你哥哥來的晚,你不會怪他吧。”黃英笑著說道。

  “羅浮縣令,一個九品芝麻官,那里配得上哥哥,哥哥現在可是南海侯兼南海外事將軍,整個南海郡的對外貿易和軍事力量都歸他節制,就算是拿郡守的位置來換,我哥哥也不屑一顧了。”陳凌笑著說道。

  “所有的印璽和官服,官諜圣旨都在陽山驛站左偏屋的地窖里。我這就去拿。”陳凌似乎很捉急,但是他沒想到里面竟然還是空的。

  “啊!嫂子誰給我換的衣服。”他一身冷汗,媽呀,被自己的嫂子看光了,會不會招來哥哥一頓毒打。

  “你個小屁孩,還會害羞,放心,是阿銀給你換的,那個假女人,可只是把你當小屁孩,話說,你確實也只有12歲,只是長得快而已。”黃英笑著除了營帳。給他自己慢慢的穿衣,他睡了有一天一夜,暈倒也只是因為太累了,連續的作戰,即使自己只是個參謀,但是也累得夠嗆,秦山他們上午就醒了,同樣誰了這么久,醒來后,看到廣場上的巨石上刻上的紅艷的八個大字。直接淚流滿面。

  “秦人最后的血脈。”陳安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走了過來。

  “我家周先生說,這場戰役簡直是刺客和軍隊的絕版碰撞,撞擊出來產生的火花,足以名垂千史,成為未來戰爭的經典案例,不知道我們的秦大將軍能否給我們講解一下。”陳安一身青衣,走了過來。

  “能在這么短的時間,把我們三天未做完的事情做完,看來這位就是傳說中的陳安,陳牧之將軍吧。”秦山絕對不傻,僅僅看到周圍的青衣對他如此之尊敬,那番禺的韻事,他從商旅們口中還是知曉的。

  “那些葛家的黑衣呢。”黑衣表現的實力,讓秦山久久不能忘懷,最重要的是,他們是他的救命恩人。

  “一群碎女子,我讓她們回去了,畢竟是葛家的,葛家這么大的產業,容不得宵小們覬覦。”陳安笑著說道。

  “將軍收到消息,就能日夜兼程的趕來,只是太晚了,一切都完了。”秦山眼神黯淡。

  “秦人的血要白流嗎,將軍竟然如此頹廢。看看你周圍那些忙碌的軍士們,他們的眼角還有沒有干的淚痕,他們從昨晚開始,一直忙碌,但是誰也不肯休息,因為他們心里的愧疚,因為他們沒有完成自己本該完成的使命,要是自己腳步再快點,也不至于八個村寨就只剩下你們三個。他們都沒有放棄,你為什么要放棄。”陳安有些憤懣。為了趕路,他們日行也行,即使是自己,都沒有怎么睡覺,但是還是晚了。

  “將軍,發現一處地窖,里面擠滿了孩子。”一個士兵快速的跑了過來。

  “都是活著的嗎?”陳安立刻撇開了秦山問道。

  “都活著,100多個孩子,只是餓了。”士兵回答。

  “帶我走。”陳安高興的跟著士兵跑過去了,他心里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下了。即使是鬼子的三光政策,都會有漏網之魚,何況是刺客們,即使他們精于刺殺,但是有些刺客的原則是從來不殺婦孺弱小,有些刺客從來不殺女人,有些刺客從來都是殺光。所以陳安一直認為會有漏網之魚。所以下達的命令是“八個村落所有的房子都要檢查有無地窖和地道,周圍所有的山洞都要勘察,看看是否有幸存的孩子。”但是整整找了快一天一夜,當陳安都快覺得整個村落只剩下秦山他們三個的時候。竟然發現了,真的發現了。當陳安看到這群生機勃勃的孩子們正搶著軍士們帶來的饅頭的時候,他笑了,邊笑邊哭,很多士兵也是邊笑邊哭。

  “哈哈哈哈,兄弟們,繼續找,肯定還會有的,陽山驛站怎么可能沒有后人呢。肯定還有的。”他就像魔怔了一樣,一個人邊哭邊笑,摸摸這個小孩,摸摸那個小孩。

  秦山始終站在后面,默默地看著,他有些不明白,為什么一個人的表情會如此豐厚,他絲毫不覺的這個將軍對不起他們,他甚至感謝,自己還活著,因為這個將軍舍命的趕路。

  “將軍,東邊山洞發現了婦孺老人10個!”

  “報,南面的溪谷中發現婦孺老人100人。”

  好消息就像是會傳遞一樣,一萬多人的一天一夜的辛勞,總算是有了回報,到天黑的時候,八個村落除了一萬士兵,又多了將近五百的村民,他們大多是小孩婦孺,經歷了生死離別后,更多的是一種木訥,更多的是在默默的流淚,只有小孩還是如此的天真爛漫,無憂無慮,似乎只要吃飽了肚子,只要回到了熟悉的家,又可以熟睡,只是熟睡之前問了“父親去哪兒了,怎么還沒回”的時候,所有人,又是一陣心悸。

  “你父親去了個遙遠的地方,那里有花有草,有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等他回來的時候,他把這些東西帶回來給你吃給你玩,可好。”陳安安慰到。很自然的接過了這個母親哄小孩子睡覺的工作。

  “叔知道那個地方嗎,你去過嗎?”孩子眨巴著眼睛問道。

  “那個地方在遙遠的西天,叔可沒有你父親厲害,走不了那么遠。”陳安苦笑道。

  “哇塞,原來我父親這么厲害,可以到西天這么遠,我都還沒出過山呢。”小孩激動的說。

  “那你趕緊睡覺,睡好覺就可以長身體了,等你長的跟你爸爸一樣強壯的時候,叔叔帶著你,闖天下。”陳安繼續哄。

  “好,我們不但要出山,還要闖天下,那我睡了,叔也早點睡。”孩子帶著滿足和憧憬進入了夢鄉,陳安這才慢慢起來站直了身。

  “大家都出去吧,讓孩子睡。”陳安小聲的吩咐道。幾乎所有人都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間。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友情鏈接:起名網  虎撲足球  快看漫畫  足球比分  足球比分  動漫  虎撲足球  新比分  動漫  直播吧  比分直播  jrs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